词曲搭档帕塞克&保罗谈《马戏之王》音乐新挑战

2017-11-25 04:00

  “我想我们感到非常,非常幸运,我们能够存在于音乐电影被创造的,我们能成为这个我们异常尊敬、热爱的美妙传统的一部分。”

  新浪娱乐讯 时间11月24日消息,词曲家本吉·帕塞克&贾斯汀·保罗在今年年初的奥斯卡上凭借《爱乐之城》拿下最佳原创歌曲,在六月的托尼又凭借大热音乐剧《致埃文汉森》摘得最佳编曲,这对合作多年的搭档正迎来事业的,不少业内人士已经在展望他们拿下艾美和格莱美,创造“EGOT”大满贯的几率了。

  两人步履不停,即将于12月20日上映、由休·杰克曼主演的歌舞题材新片《马戏之王》成为他们下一个挑战。该片聚焦马戏团的鼻祖P.T。巴纳姆,讲述他如何从一个无名小卒变为造梦大师。两人为此创作了11首原创音乐,就目前的观众反响来看,非常棒。帕塞克和保罗近日接受了THR的采访,畅谈创作中的困难和趣事。

  BP:这是一个存在于幻想中、比生活更大的世界中的故事。巴纳姆是一个不被他的世界所定义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梦想家,希望世界能像本来可以的方式而存在,而不是以目前的形态。当一个角色如此激励,以致于不能表述他们的情感时,世界为歌唱何以存在提供了充足的理由——来表达巨量的情感。

  JP:我们当然很害怕,因为他是音乐戏剧届的大师,尤其是在银幕之上。但我们同时也为能给休扮演的主角写词而充满灵感,他能力出众、音域宽广。它给予了作曲家很清晰的创作界限,与休合作,这是一个范围很大的工作。

  导演Michael Gracey想让音乐有着更多的流行歌曲和当代歌曲的精髓,同时仍保存有传统讲故事的感觉。这是休不常做的事,从《俄克拉荷马》《来自奥兹的男孩》《悲惨世界》中,我们知道他是一个典型的歌舞家。所以我们很兴奋能够合作将他的声乐能力推往更加发自内心、更加动感、更加现代化的境界。

  关于扎克·埃夫隆&赞达亚的二重唱《Rewrite the Stars》,观众能有何期待?

  BP:这是两个非常有活力的角色,Phillip Carlyle和Anne Wheeler。他来自上流社会,而她是19世纪的一个混血儿,他们对彼此充满热情,但世界总是在将他们分离。重要的是,她是一个高空秋千表演者,所以我们写了一首关于禁忌的爱恋之歌,但同时又在空中飞翔的背景下——他们互相推搡、追逐,接着又被分开。

  JP:原本这首歌是用于很小、很私密的一场戏,由不同的角色以班卓琴或尤克里里的音调演唱。Michael一直在我们将这首歌献给怪人(有胡子的那位女士)、柔术[柔软体操]演员以及其他角色,来表明他们自己的身份,并愿意站起来这个世界和任何他们、他们的人。Michael不停的说:“你真正需要拥抱这些事实。”于是我们开始谈论将歌曲做出改变,主要聚焦Lettie(Keala Settle饰演的有胡子的女性),而就在那时,也打开了让她踏进世界、意识到真我,以及其他人的本真的大门。Keala Settle是一名百老汇演员,她演唱这首歌的方式和演戏的方式极有魅力,我们非常期待让每个人认识她。

  BP:她代表了一群被远置在阁楼、一生都生活在阴影中的人。巴纳姆为此提供了一个时刻:他们可以从躲藏中走出来,有史以来第一次被看见、被爱。所以为这些感到边缘化的角色写词,让他们为自己的身份感到骄傲,我们非常激动。

  音乐剧一直是边缘化人物能够找到自己声音的平台,包括你们的百老汇热剧《致埃文汉森》。创造这种意识是什么感觉?

  JP:作为一个作曲人,你的工作就是让一个他的声音可能不会被听到的人通过歌曲来表达自己。 这就是音乐剧诞生的原因之一,我们觉得我们是这个伟大传统的一部分。

  BJ:我想我们感到非常,非常幸运,我们能够存在于音乐电影被创造的,我们能成为这个我们异常尊敬、热爱的美妙传统的一部分。我们四处看看,在百老汇、都有着音乐剧上演,有着对音乐的美好,它不再是一个的字眼。

  JP:我们将其视为“时间之窗”。这种现象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可能不会。风向有时候会变,我们很明显过人们热情拥抱音乐剧的时期,也过它的衰落时期。但是也有一些不一定和我们一样是狂热百老汇粉丝的人,他们仍然想在圣诞节同家人们一起观看音乐剧。

  BJ:像林漫威、艾伦·曼肯、霍华德·爱许曼等人——《冰雪奇缘》也是一大热门,帮助创造了音乐剧。我们在音乐剧中长大, 想在这个世界上为我们的一生而奉献。

  JP:对于颁季来说,我们显然对盛装打扮感到别扭,因为我们有意做幕后工作。创作总伴随着一种的神经症:不管你曾经有什么成就,下一次你开始写一首歌的时候,你站在一台钢琴前面,有很大可能在你第一次尝试时就会失败。不管怎样,这永远不会改变。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